皮肤科专科医生陈上熙医生强调,湿疹和荨麻疹在病发初期,同样会出现皮肤痕痒、红疹等症状,但实际上两者在成因、病理和治疗等方面都截然不同。

皮肤忽然痕痒,红肿兼有红疹,到底是皮肤敏感或是湿疹的初期征兆?涂抹止痕药膏岂料愈涂愈痕,莫非要用类固醇药膏,可行吗?皮肤科专科医生陈上熙医生强调,切忌胡乱为自己「断症」和「治疗」,随时会令湿疹或常见皮肤病之一的荨麻疹更恶化!立即拆解5个对湿疹和荨麻疹的常见谬误。

谬误1:湿疹就是皮肤敏感?

陈医生表示,皮肤敏感只是一个统称,而湿疹(正确的医学名称是「异位性皮肤炎」)和荨麻疹(又称「风癞」)在病发初期,虽同样会出现皮肤痕痒、红疹等症状,但实际上两者在成因、病理等方面都截然不同。

湿疹的成因包括先天和后天,以先天因素影响较大,包括受基因影响令身体先天缺乏自行制造保护性油脂的机能,令修护皮肤功能变弱,从而皮肤屏障容易遭到破坏,因而容易诱发湿疹;此外,基因影响免疫功能,令皮肤对一些外界的致敏原或刺激物有过大反应,较容易出现湿疹。

后天因素则包括接触性致敏原、食物致敏原,以及一些刺激原等。总括来说,湿疹病人大多是先有先天因素,再因种种后天因素的刺激而诱发湿疹。

至于荨麻疹,则患者在接触到致敏原,会刺激皮肤内的肥大细胞(Mast Cell)释放组织胺,导致皮肤血管扩张、充血,血浆渗漏而令皮肤肿胀。「起初可能如被蚊叮咬般痕痒,但很快便会出现肿块,再串连成一大块,甚至可在一、两小时内遍布身体不同部位。」

谬误2:荨麻疹的症状「快来快去」容易处理,湿疹则可缠一世?

陈医生表示,荨麻疹有急性与慢性之分,前者的症状维持少于6星期,最常见诱因是食物过敏,如虾蟹,轻微的确实可于一、两小时消退。不过,慢性荨麻疹却不然,其症状维持多于6星期,较急性更难找出诱因。「有50%病人的治疗时间可以年计算,也可能需服食口服类固醇药物。¹」

湿疹呢?陈医生强调,一些初起的湿疹或如「主妇手」等手部湿疹都是可根治的。「患者如能及早求医和配合适当的治疗,远离致敏原,病情会容易受到控制。」不过,若置诸不理或胡乱涂抹药膏,则病情可以反复复发,皮肤会变厚和粗糙,犹如「大笨象皮」,甚至形成恶性循环,疗程会更为棘手。

湿疹和荨麻疹知多啲 ²³

 湿疹 (「异位性皮肤炎」)荨麻疹(又名「风癞」或「风疹」)
种类过敏性/刺激性接触性皮炎、盘状湿疹、手部湿疹等分为急性和慢性
病因・先天因素:基因问题如皮肤结构性、免疫功能问题
・环境因素:如尘螨或食物过敏影响
・敏感体质:可能同时有鼻敏感、气管敏感或哮喘等
・大部分属突发性,没有原因
・部分与免疫系统(身体制造抗体自我攻击)、食物过敏、服食非类固醇消炎止痛药(NSAID)、亚士匹灵后发病

谬误3:治疗湿疹必须用类固醇药物?

陈医生强调,湿疹治疗方法有很多,而第一线治疗主要是外涂润肤膏、针对不同程度的外用类固醇药膏、外用免疫调节剂药膏等。「不过,如因抓痒皮肤出现破损,渗出的组织液吸引细菌(如金黄葡萄球菌)滋长,便需服食抗生素以防细菌感染。医生亦会因应情况处方抗组织胺作辅助药物,有助患者纾缓痕痒。」

若未能控制病情,则会考虑第二线治疗,如口服类固醇、免疫力调节剂等。医学界近年对湿疹的了解增加,可较清晰知道是第2型T细胞分泌的发炎因子「白细胞介素」,主导了湿疹的发炎情况。其中皮下注射的生物制剂,直接针对性抑制白细胞介素,以控制免疫系统失衡。重要的是,它只是抑制整个免疫系统的一小部分。

谬误4:湿疹每次复发只会愈来愈严重,类固醇药物会失效?

很多湿疹患者都担心使用类固醇药物太多,会出现「上瘾」或停药后病情更严重。不过,陈医生强调,大部分患者在适当地使用类固醇药物后,病情都得到改善。「关键是由皮肤科医生处方合适剂量的类固醇药物。若病人胡乱购买过高或过低剂量的类固醇药物,有机会令伤口恶化或不见效,最终延误了病情。」

至于复发后情况趋严重,他相信大部分都是属于严重个案。「这类病人身体有很强的湿疹基因倾向,又或是早于婴儿时期已患湿疹,至成人持续复发,病情会较为反复。」

谬误5:急救湿疹或皮肤敏感,用偏方有效?

一旦皮肤出红疹或痕痒难挡,怎办好呢?陈医生坦言,坊间有不少对付湿疹的偏方,他亦有病人以姜水、芫茜水等清洗患处,以为有纾缓作用,但这些做法,只会洗走皮肤的油脂、刺激皮肤,令情况变差,最终求医诊治。

陈医生建议,即使未及求诊前,以下急救宜忌必须注意:

。可以先涂抹无药性的润肤膏,纾缓痕痒;

。可敷冰或用冰袋降温,纾缓发炎和充血情况;

。切忌用酒精、醋、热水、姜水、芫茜水等冲洗或涂抹伤口,影响患处!

References

1. Chen Y, et al. Arch Dermatol. 2012; 148(1):103-8

2. Gaudinski MR, et al. Immunol Allergy Clin North Am. 2017; 37(1):1-10

3. Katelaris CH and Peake JE. Med J Aust. 2006; 185(9):517-22

This article is sponsored by sanofi-aventis Hong Kong Ltd
SAHK.DUP.19.08.0447(09-2019)

 

转季湿疹发作避无可避? 教你5个实用贴士 防患未然 湿疹患者胡乱戒口 随时弄巧反拙 医生:查找食物过敏源头 应戒则戒

 

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陳俊彥醫生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近期不少濕疹患者所面對的壓力更大,甚至誘發濕疹復發或惡化,患者宜多加留意情緒信號,以免造成惡性循環,影響病情。

新型冠狀病毒 ( 新冠肺炎 ) 疫情仍肆虐,不少人都擔心一旦受感染,影響自己或家人健康,濕疹患者也不例外,更甚的是每天需長時間戴口罩、頻頻梘液洗手、酒精搓手,擔心濕疹隨時復發或惡化,皮膚痕癢、發炎、滲水……難以預估的疫情加上頑固難纏的濕疹,濕疹患者身心所受的壓力難以言喻。

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陳俊彥醫生籲濕疹患者,在「非常時期」必須做足正確的防疫措施,切勿過分擔心,因為壓力、情緒波動都有可能引發濕疹,若自己或身邊人出現以下4種情緒信號,應及早求醫,以免陷入惡性循環,令濕疹問題和治療更複雜!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 求診者擔心問題多

濕疹是一種慢性皮膚病,患者長期面對皮膚痕癢、紅腫、脫皮等問題¹,不單影響外觀,更會影響情緒及睡眠質素;部分濕疹患者還會因壓力、負面情緒、休息不足等因素誘發敏感症狀,相互影響下會造成惡性循環,令身心皆受影響。

事實上,受近期的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陳醫生表示,不少到診的濕疹患者都面對頗大的心理壓力,除了擔心疫情、濕疹復發等問題外,更有部分求診者擔心經濟環境轉差隨時有被裁員、失業的機會。

非常時期做足防疫措施 勿過分擔心

陳醫生籲濕疹患者在「非常時期」只要積極採取正確的防疫措施,包括戴口罩、洗手、盡量減少外出、人群聚集的地方等,實毋須過分擔心。「壓力、情緒波動都有可能引發濕疹,若有復發徵狀,應及早求醫,以免病情愈趨嚴重。」

出現濕疹徵狀盡早求醫 4種情緒信號提高警覺²,³

他強調,皮膚問題需要求診外,若發現自己或身邊人有以下4種情緒信號,也建議及早求醫,以擺脫濕疹和情緒造成的惡性循環。

 

  • 信號1:食慾不振
    跟以往相比,變得無胃口,食慾明顯下降,沒有想吃哪些食物的念頭。
  • 信號2:悶悶不樂
    喪失了對某些事物、活動的興趣,尤其是對以往熱衷的活動例如打球、玩遊戲機等都提不起勁和好奇心。
  • 信號3:逃避社交
    不願與周圍的人接觸交往,甚至疏遠親友、迴避社交或閉門在家,不再上網。
  • 信號4:睡眠質素差
    晚上難以入眠,即使順利入睡,亦頻頻「扎醒」,或經常早醒無法再入眠。

壓力大不斷抓癢皮膚 影響睡眠質素 形成惡性循環

陳醫生不諱言,濕疹跟精神壓力、焦慮、抑鬱、睡眠質素差等不無關係,部分濕疹患者對情緒反應可以非常敏感。「濕疹患者在疫情期間面對的壓力倍增,皮膚狀况亦會變差,如皮膚痕癢、紅腫、甩皮,嚴重的更會出現皮膚發炎、滲水等情况,若不斷抓癢皮膚,更會影響睡眠質素、日積月累休息不足,痕癢感便會加劇,睡眠質素會變得更差,形成惡性循環。」因此若出現上述4種信號,顯示已有情緒低落,甚至接近抑鬱的徵兆,宜盡早求醫尋求治療。

濕疹患者防疫之日常生活貼士

「疫」境中更要自強,陳醫生鼓勵濕疹患者在疫情中也要積極保持正常生活,毋須過分擔心,以正確的防疫措施已有助減低心理壓力及不安感:

 

  • 如非必要,盡量減少外出、避免聚集
  • 正確佩戴口罩(選擇貼合面部的三層外科口罩,每4至6小時更換)
  • 在家居及安全環境下除下口罩,減低面部敏感機會
  • 正確洗手(使用梘液洗手至少20秒4)
  • 盡量以梘液洗手代替酒精搓手液
  • 洗手後宜塗抹合適的潤膚膏,滋潤皮膚
  • 注意飲食均衡
  • 保持充足的休息
  • 如出現任何皮膚敏感徵狀,應及早接受治療

相關文章:

新型冠狀病毒仍肆虐 濕疹患者抗疫日常的5個問題 佩戴棉質口罩減敏感?用酒精搓手液代替經常洗手?你做對了嗎?

【抗疫你要知】不可不知! 濕疹傷口預防感染病毒要點

【抗疫你要知】學幾招護手大法免濕疹手愈洗愈傷

【武漢肺炎】濕疹患者戴口罩須注意保濕 護理專家:不宜戴超過6小時 選低致敏口罩

References

1. Hong J, et al. Semin Cutan
Med Surg. 2011;30:71-86

2. Silverberg J, et al. Clin
Dermatol. 2017;35: 360-6

3. Chernyshov PV. Clin Cosmet
Investig Dermatol. 2016;9:159-66

4. Fuls JL, et al. Appl Environ Microbiol. 2008;74:3739-44

This article is supported by Sanofi Hong Kong Limited
SAHK.DUP.20.03.0180 (05/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