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免疫及传染病科专科医生何学工医生深明患者反复受到湿疹发作所造成的身心影响,但强调切忌因此过分追求「零环境致敏原」的生活,应尽快找出致敏原,积极接受系统性治疗,避免湿疹恶化!

湿疹的成因有很多,其中最常见的是异位性皮肤炎,大多在儿童时期病发。据统计显示,每5个儿童便有1个患有不同程度的湿疹,这类从小便发病、跟个人体质有关的属于异位性皮肤炎;另一成因是接触性皮肤炎,这种成人湿疹,主要是由皮肤接触外在的致敏原或刺激原所引致。儿童免疫及传染病科专科医生何学工医生指,要治疗湿疹首要找出致敏源头,以减少诱发湿疹发作的机会!究竟室内、室外环境中有哪5大致敏原呢?哪些容易忽略令人防不胜防呢?

相关内容:湿疹成因及症状

异位性皮肤炎反复发作 5大常见环境致敏原

异位性皮肤炎是一种会反复发作的慢性皮肤疾病,除了与遗传有关外,环境致敏原都不可忽略。何医生指出,环境致敏原无处不在,室内环境中的尘螨、动物毛发、霉菌(霉菌),以及室外的季节性花粉、污染物、挥发物等,都有可能是诱发湿疹的「元凶」,以下是本港常见的5大环境致敏原,不得不防:

  1. 尘螨:尘螨是起居生活中最常遇到的致敏原,经常出没于潮湿、温暖及阴暗的环境,床铺、窗帘、地毯等都是尘螨温床。当皮肤接触到尘螨的尸体或排泄物后,或会出现痕痒、红疹等过敏反应。
  2. 动物毛发、唾液:爱宠物者注意,原来不单是猫、狗的毛发,动物的唾液及皮脂腺分泌物亦是一些湿疹患者的致敏原因之一,必须小心。
  3. 霉菌/霉菌:香港的潮湿天气容易助长霉菌/霉菌的滋生,刺激湿疹发作,若有霉菌/霉菌敏感的湿疹患者,大多会在春天发病,也要注意在做家务时接触到霉菌,亦有机会致敏。
  4. 季节性花粉:何医生表示,在湿疹患者中少于两成人是因为室外致敏原所引发,但若有花粉敏感的患者,特别要注意每逢季节交替、花粉过敏季节到来时,都会较为容易出现花粉症(季节性变应性鼻炎),同时也会引发湿疹复发。
  5. 污染物/挥发物:不少湿疹患者会因污染物如臭氧及悬浮粒子PM2.5、挥发物如天拿水等刺激而感到不适,对本身皮肤屏障较脆弱的患者造成影响。

接触性皮肤炎多与职业有关 清洁剂、漂染颜料刺激皮肤

至于接触性皮肤炎呢?同样能够因为接触以上环境致敏原而诱发湿疹,不同的是其病因为外在的刺激原或致敏原直接接触皮肤表面,诱发免疫系统失调而引起炎症。

何医生表示,接触性皮肤炎一般可分为「刺激性接触皮炎」和「敏感性接触皮炎」两种,大多出现在成人身上,又或跟职业有关,例如经常接触不同类型的清洁剂、漂染颜料、化妆品、香料、首饰中的金属等,致使皮肤出现痕痒、红肿和脱皮等情况。

找出致敏原 配合系统性治疗免湿疹恶化

何医生强调,异位性皮肤炎和接触性皮肤炎可以并存出现和发病,两者治疗方法相近。「因接触性皮肤炎诱发的湿疹患者,可接受皮肤斑点测试(Skin Patch Test)1找出相关致敏原,而远离致敏原是治疗的第一步,随后患者需接受系统性治疗,以免湿疹情况恶化。」

现时的治疗方法包括外涂类固醇及非类固醇药膏、口服类固醇、光照治疗,以及针对中至严重湿疹程度患者的生物制剂2,3。「由于生物制剂属非类固醇的治疗方法,对一些全身有逾5成或以上皮肤受影响,又或是以上治疗未见成效的患者,都是另一治疗选择3。只有积极配合医生的处方和治疗方案,才能避免延误病情。」

为了减少皮肤感染和湿疹等症状,何医生亦建议湿疹患者按医生指示采取「漂白水浸浴」方式,利用已稀释的漂白水浸浴(用量多少要视乎患处范围而定,一般为6%漂白水以1:1200比例的温水稀释,稀释后浓度为0.005%),有助减少金黄葡萄球菌在湿疹皮肤上扩散4,5。「漂白水浸浴适用于6个月大或以上的湿疹患者,通常一星期浸浴两次,每次5至10分钟,浸浴后亦要立即用清水冲身,并涂上润肤膏或由医生处方的药膏,加强保湿效果4,5。」

湿疹患者易受情绪困扰 积极治疗调整身心

何医生更提醒湿疹患者,情绪、压力及心理健康同样是诱发湿疹的原因之一。他深明湿疹患者因长期面对皮肤种种问题,容易受到情绪困扰,甚至牵连其照顾者及家人的情绪压力。

「部分湿疹患者更会因为经常要避开致敏原,而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结果得不偿失。」何医生表示,遇上湿疹发作,第一步是要找出致敏原,尽量避免接触致敏原的同时,也要接受尘螨、污染物等致敏原是无处不在的「事实」,不宜过分追求「零环境致敏原」的生活,学会调整个人情绪,也要咨询医生的意见,有助减低湿疹发作频率。

相关文章:
湿疹铁三角 助患者摆脱痕痒、发炎恶性循环 重拾日与夜生活平衡
\\\ 给 容易敏感的 懒人 ◍ – ㅅ – ◍ \\\

References

1. Lindberg M & Matura M. Springer, Berlin, Heidelberg. 2011; p.439-64.

2. Thomsen SF. ISRN Allergy. 2014; 2014:354250.

3. Deleanu D & Nedelea I. Exp Ther Med. 2019;17:1061-7.

4. Gittler JK, et al. Am J Clin Dermatol. 2017;18:45-57.

5. Wong SM, et al. J Dermatol. 2013;40:874-80.

6. Fuiano N & Incorvaia C. Allergol Int. 2012;61:231-43.

7. Lopez Carrera YI, et al. Dermatol Ther (Heidelb). 2019;9:685-705.

8. Nosbaum A, et al. Eur J Dermatol. 2009;19:325-32.

This article is supported by Sanofi Hong Kong Limited
SAHK.DUP.20.02.0042 (04/2020)

新法治湿疹 – 生物制剂 湿疹生物制剂 vs 类固醇 vs 免疫抑制剂 医生拆解治疗方法、成效及副作用 助患者寻找强心「针」 湿疹保湿 润肤膏五花八门 皮肤科医生教你辨识产品成分 正确保湿 5 个Tips 湿疹患者7大搵食攻略 注册营养师教你识拣识食 食得放心又开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