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註冊藥劑師盧建業表示,生物製劑已納入基金涵蓋的自費藥物名單,為嚴重程度濕疹患者提供藥物資助,帶來治療選擇。

要對付濕疹絕非朝夕之事,有註冊藥劑師指出,尤其是嚴重濕疹患者,為了紓緩皮膚痕癢、紅腫、失眠和焦慮等身心困擾,除了要克服漫長治療過程中如類固醇、免疫抑制劑等不同藥物所帶來的副作用外,更要負擔動輒每月數以千及萬元計的治療費用,以近年治療成效較明顯的生物製劑為例,每月約需1.5至2萬元,如何讓患者有更多的治療選擇呢?自去年12月起,部分生物製劑正式納入撒瑪利亞基金涵蓋的自費藥物名單,冀能為符合特定臨床準則及通過經濟審查的嚴重濕疹患者提供藥物資助,改善濕疹病情的同時,也有助減輕患者的經濟壓力。

濕疹治療:注意類固醇、免疫力抑制劑副作用 生物製劑較輕微

有數據顯示,本港每5人中便有1人曾患上不同程度的濕疹,當中有一成更屬嚴重濕疹 ¹ 。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註冊藥劑師盧建業指,濕疹屬慢性皮膚病,較難「斷尾」。「若反覆發病,患者皮膚會十分痕癢、出現紅腫、脫皮和出水等可見的徵狀外,還需面對一些難以言喻的困擾,如皮膚痕癢可致失眠,長遠會影響學習或工作效率,甚至出現焦慮情緒等情况。」

治療濕疹的方法有很多,簡單地可分為非藥物或藥物等治療,前者主要是一些保濕護膚膏、紫外線療程(照燈)和避免接觸致敏原 ² ,有助紓緩濕疹症狀、預防復發等;藥物治療則主要有外用類固醇、口服類固醇和免疫力抑制劑,以及以皮下注射的生物製劑等 ² ,醫生會視乎患者體格和徵狀等,制定合適的治療方案。

盧建業續說,一般輕微濕疹患者大多塗抹潤膚膏便可讓皮膚保濕、維護皮膚屏障,需要時配合較低強度的外用類固醇;中度至嚴重程度患者,醫生會視乎病情,一般建議患者用外用或口服類固醇,以及免疫力抑制劑,目的是在短時間內控制濕疹,不過,相關藥物必須由醫生處方,由於藥物有不同的副作用和限制,故患者切勿自行停藥或加減劑量。

生物製劑阻斷濕疹發炎因子 每兩周皮下注射

他以外用類固醇為例,改善濕疹效果雖快,但長期或不適當使用會令皮膚變薄;免疫力抑制劑能抑制過度活躍的免疫系統,有助改善濕疹,但有機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副作用,輕則引起痱滋、多毛症,重則可令肝或腎功能受損等。

至於近年較新型治療藥物生物製劑,能抑壓引致濕疹的發炎細胞因子,有助改善發炎及痕癢徵狀,主要是針對中度至嚴重程度的濕疹患者,接受療程後,患者的痕癢感覺會明顯減少,有助改善睡眠質素和身體修復,不至陷入皮膚抓癢破損的惡性循環。

生物製劑有助阻斷導致濕疹的發炎因子——白細胞介素。有資料顯示,接受16星期療程後,約四至五成患者徵狀有明顯改善,副作用亦相對輕微 ³ 。(詳見附表)「不過,必須有醫生監督下才可長時間使用,約每兩周注射一次。」

嚴嚴重濕疹年輕患者 生物製劑治療5個月轉輕度 ⁴

盧建業引述一個年輕嚴重濕疹患者個案,9歲時開始發病,除了濕疹外,同時亦有哮喘及鼻敏感等問題。初期醫生以外用類固醇及免疫力抑制劑進行治療,但免疫力抑制劑令其免疫力下降,不時出現喉嚨發炎、支氣管炎和肺炎等,後來更需每月處方抗生素,濕疹情況其後亦明顯轉差。為了紓緩其濕疹狀况,16歲開始患者以生物製劑治療,約5個月濕疹已由嚴重轉至輕度,皮膚僅呈現淺粉紅色的紅腫、痕癢亦大大改善。

生物製劑納撒瑪利亞基金 濕疹患者另一治療選擇

不過,生物製劑藥費較高,以每月注射兩劑計算,約需1.5至2萬元,對於一些經濟能力稍遜的嚴重患者來說,根本無法長期負擔以控制復發。幸好自去年底開始,患者若通過資產審查後,便可獲撒瑪利亞基金資助,接受生物製劑治療。

如何界定「嚴重」濕疹呢?盧建業指出,醫生會因應患者的病情進行評估,如皮膚有明顯紅腫、搔抓傷痕、破損滲液及結痂,曾以其他治療方法卻未見成效等人士評估及轉介,相信能協助更多嚴重程度濕疹患者改善及控制病情,提升身心健康和生活質素。

我符合資格嗎?如何申請藥物資助?

自2021年12月4日起,部份生物製劑已納入基金涵蓋的自費藥物,為嚴重程度濕疹患者提供藥物資助。撒瑪利亞基金為符合特定臨床準則及通過經濟審查的病人提供經濟援助,以應付一些治療過程中需要、但不屬公立醫院和診所標準收費提供的 「自資購買醫療項目」或新科技的費用,詳情可向醫護人員查詢。

外用/口服類固醇免疫力抑制劑生物製劑

以上資料僅供參考

References

1. 濕疹增社會經濟負擔. 信健康 濕疹增社會經濟負擔. (2021, December 1). Retrieved January 17, 2022, from

2. Lee JH, Son SW & Cho SH. Allergy Asthma Immunol Res. 2016; 8:181-90

3. Stölzl D, Weidinger S & Drerup K. Allergol Select. 2021; 5:265-73

4. Tanner JF, Knutsen AP & Siegfried E. Dermatitis. 2021; 32(1S):e91-e92

5. Chalmers JR, et al.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9 Jun; 2019: CD013356.

6. Eichenfield LF, et al. J Am Acad Dermatol. 2014; 71: 116-32

7. Yarbrough KB, Neuhaus KJ & Simpson EL. Dermatol Ther. 2013; 26: 110-9

8. Eckert L, et al. J Dermatolog Treat. 2020; 31: 815-20

9. Drucker AM, et al. Br J Dermatol. 2018; 178:768-75

10. Yu S, et al. J Am Acad Dermatol. 2018; 78:733-40.e11.

11. Nygaard U, Vestergaard C & Deleuran M. Curr Treat Op in Allergy. 2014; 1:384-96

12. Gelbard CM & Hebert AA. Patient Prefer Adherence. 2008; 2:387-92

13. Baldo A, et al. Clin Cosmet Investig Dermatol. 2009; 2:1-7

This article is supported by Sanofi Hong Kong Limited
MAT-HK-2200062-1.0-01/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