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疹生物製劑 vs 類固醇 vs 免疫抑制劑
醫生拆解治療方法、成效及副作用 助患者尋找強心「針」

皮膚專科醫生何家強醫生表示,生物製劑的止痕效果顯著,加上副作用輕微,對中至嚴重程度濕疹患者帶來治療的另一選擇。

在香港濕疹是常見的慢性皮膚病之一,尤其對中至嚴重程度患者來說,每次濕疹復發皮膚都會又痕又腫,覆蓋範圍更有可能由手腳延至臉頸、全身,令患者的日常生活和情緒均大受困擾。要有效治療濕疹,是否必須外敷內服類固醇藥膏、藥物或免疫抑制劑才會見效呢?長遠使用又擔心有副作用?究竟有沒有其他治療選擇呢?皮膚專科醫生何家強醫生指,當患者在一般治療方法都未見成效時,近年臨床上可以考慮以針對濕疹發炎因子白細胞介素的生物製劑,既可收止痕之效,又可減少副作用的影響,成為患者長遠對付難纏濕疹的強心「針」!

全身性治療常用藥物多 用法、治療對象有別

對輕至中度的濕疹患者來說,醫生一般都會先使用外用藥膏以減輕病情,例如潤膚膏、非類固醇或類固醇藥膏等,但若屬於中至嚴重程度患者,何醫生強調,需要因應病人的病情,接受全身性治療,當中包括免疫力抑制劑、口服類固醇,以及近年的新療法——生物製劑。

「過往10年,生物製劑一般用於治療銀屑病等皮膚炎症問題,但醫學研究不斷有新突破,近兩、三年歐美等地已用生物製劑來治療濕疹,為濕疹患者帶來新希望。」

何醫生闡釋,常用治療濕疹的口服藥物有類固醇和免疫抑制劑,兩者的治療機制是降低身體整體的免疫力以達到抗炎效果;1而皮下注射的生物製劑呢?主要成分是以重組蛋白質技術製造的抗體或融合蛋白,有效調節免疫系統細胞的數量和活躍性,還有能阻斷細胞激素或與疾病有關的抗體。

「生物製劑有效阻斷導致濕疹的發炎因子——白細胞介素,從而達到紓緩皮膚痕癢、消炎等徵狀。2

口服類固醇 vs免疫抑制劑vs生物製劑

同樣是全身性治療,傳統的口服類固醇、免疫抑制劑和新的生物製劑,在治療方法、成效及副作用各方面有何不同?何醫生逐一拆解三者的分別:

1.使用方法/對象:

口服類固醇:口服,劑量及療程(一般為1星期)必須由醫生處方。適用於中至嚴重程度成人患者。3

免疫抑制劑:口服,劑量及療程必須由醫生處方。適用於中至嚴重程度患者(兒童及成人均可)。3,4

生物製劑:皮下注射,在醫生監督下,可長時間使用。首次治療注射兩針,隨後每兩周注射一次。適用於中至嚴重程度患者。5

每兩星期注射一次的生物製劑有助改善濕疹症狀,紓緩皮膚痕癢,長遠有助改善睡眠質素。

2.治療成效:

口服類固醇:接受治療後約一至兩天已見止痕、消腫,6但反覆發作的機會較高。

免疫抑制劑:可抑制過度活躍的免疫系統,改善濕疹情况,但副作用較多。1

生物製劑:首次注射後約一星期已減少痕癢,針對皮膚痕癢、抓癢致皮膚破損等問題,長遠有助改善睡眠質素。7

3.副作用:

口服類固醇:包括長期皮質醇過量(即庫欣氏症候群)、糖尿病風險增加、骨質疏鬆等。8

免疫抑制劑:包括影響肝酵素、腎功能、血壓上升、腸胃、容易皮膚感染等。9

生物製劑:反應因人而異,包括結膜炎、注射部位紅腫、上呼吸道感染、頭痛等,但要視乎不同生物製劑,因它們的副作用略有不同。10

個案:應付考試動輒誘發濕疹 決心注射生物製劑

對付濕疹是一場漫長的戰役,醫生會根據個別病情及病歷,為患者選擇最合適的治療方案。何醫生以近期轉用生物製劑的年輕濕疹病人為例,治療過程中必須平衡病人的實際需要和病情,才會見治療成效。

「病人每當臨近考試,濕疹便會復發,曾處方外用藥膏及口服類固醇,初期見治療成效,及後卻因為面對考試壓力更大,加上藥物產生睡意,令他無法溫習,濕疹範圍更遍及全身,令患者皮膚痕癢加劇、情緒受困擾。」

何醫生強調,口服類固醇藥物的劑量不可太重,服用時間也不可太長,以免出現副作用及適應性問題。為了讓患者能夠有效控制濕疹和應付考試,注射生物製劑是他的另一選擇。

「由首次注射兩針,每兩星期注射一針,至數星期後患者的痕癢程度和紅疹都明顯減少,也沒有經常感到疲倦,重拾狀態。」

患者注意日常保濕、作息、管理壓力

何醫生提醒,無論天氣轉變、食物敏感、接觸不同的致敏原如塵蟎、花粉等都有機會誘發濕疹,因此治療以外,更重要的是教育患者有關濕疹、藥物和紓緩症狀的正確知識,平日亦要多用潤膚膏保濕、注意作息習慣、壓力處理等,長遠有助控制病情、提升生活質素。

References

1. Gelbard CM & Hebert AA. Patient Prefer Adherence. 2008; 2:387-92

2. Guttman-Yassky E, et al. Expert Opin. Biol. Ther. 2013; 13:549-61

3. Eckert L, et al. J Dermatolog Treat. 2019; 15:1-6

4. Nygaard U, et al. Curr Treat Opt Allergy. 2014; 1:384-96

5. Fabbrocini G, et al. Dermatol Ther. (Heidelb) 2018; 8:527-38

6. TNH Leung et al. HK J Paediatr. (New Series) 2013; 18:96-104

7. Xu X, et al. Oncotarget. 2017; 8:108480-91

8. Yu S, et al. J Am Acad Dermatol. 2018; 78:733-40

9. Baldo A, et al. Clin Cosmet Investig Dermatol. 2009; 2:1-7

10. Boguniewicz M, et al. J Allergy Clin Immunol Pract. 2017; 5:1519-31

This article is supported by sanofi-aventis Hong Kong Limited
SAHK.DUP.19.11.0650 (11/2019)

濕疹別怕了 – 秋與冬 濕疹別怕了 – 日與夜 濕疹別怕了 – 動與靜 濕疹治療方法選擇多 外用、口服藥物、注射生物製劑 減痕癢改善情緒健康 濕疹患者要謝絕運動? 4個護理錦囊傍身 無懼汗水 享受運動 戒不戒口 濕疹患者胡亂戒口 隨時弄巧反拙 醫生:查找食物過敏源頭 應戒則戒 關於濕疹的七件事 濕疹又來了? Kitty 濕疹日記 (1) Kitty 濕疹日記 (2)